谁能很详细的告诉摇滚歌曲怎么唱“

lpllol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首先要明确的是黑嗓的发生原理和一般的发声是一样的,所以所谓的“食道发声”是不合理的。其次黑嗓的发声完全不会影响正常的发声,所以用过多的辅助手段是完全没必要的。具体方法如下:

2,训练地点最好找一个空间比较小共鸣比较大的地方,例如厕所澡堂之类的地方,这样容易自我纠正以及避免扰民。

4,姿势也很重要,●标准的姿势是:成马步半蹲,双手扶住膝盖,头微低,重心略向前。这样有助于控制气息。

5,现在开始深吸一口气,快速的呼出,伴随着轻微的发声,发声内容具体是什么具自己爱好而定,再重复,之后越来越快,重复20~30次。很多人管这个叫“狗喘”,可见要找到“狗”的感觉才是正确的(别笑,这很管用!)。●这个过程在初步练习时每次都要进行,这是基本功。

6,之后开始用意大利发声法发声,有点男低音的感觉。要点是:●不要挤声音,把嗓子尽量张开,具体体现为用手轻触喉结,如果嗓子张开时喉结随之向下垂就是正确的。发声内容具体是什么具自己爱好而定,唱首歌也行。

7,然后可以在第6步的基础上开始靠近黑嗓了,不要刻意模仿。要点是:●稍微收缩一点声袋,但是保证第6步的方法。有一点点黑嗓的感觉即可。●这个过程比较漫长,大家要作好心理准备。

8,当第7步的状态灵活自如时就可以渐渐脱离第6步的方法了,向黑嗓靠拢。●要点:渐渐抬高6步中喉结的位置,这时会感到嗓子有一点酸,这是正常的,如果是疼痛或者想咳嗽都说明第7步没有练好。尽量用低音发声以引起声袋的大频振动,说白了就是与嗓子喊劈的感觉效果是一样的,注意!只是效果一样,原理不同!不是真劈了,那样就无法正常说话了。具体要注意的就是掌握一个原则,不要用挤嗓子的方法模仿黑嗓,这样往往事倍功半。这步练成之后的感觉就应该有点象死嗓的感觉——具有所谓“咆哮”的意思,通常称为“

深喉”派的死嗓。★顺便加一句,在这步的基础上突出一点中音再加入一些鼻腔共鸣就是“水腔”派的死嗓了。

9,现在要练习标准的黑嗓了。●●●●●注意注意!!【进行这步时一定要建立在第8步完全掌握的基础上!!一定一定!不然就有嗓子完蛋的危险!!】我的一个朋友就是在练这一步时嗓子出血以至于现在说两句话就要咳嗽半天。具体掌握一个标准:能在正常的说线步的发声之间自由转换,并且嗓子不酸不累不紧。再次强调!!切记切记!!如果不行的线步的深喉派死嗓也很牛了!如果第8步完全掌握的话,进行下面的练习。●将舌根位置缩紧,可以对着镜子看看嘴,在张大嘴的情况下看不到小舌就是正确的。同时也会发现喉结也完全上移了。在这个状态下用第8步的方法扩大一倍的音量发声。初期可能嗓子会有一点酸痛感,这种感觉应尽量缩短,方法是调整舌根位置的缩紧程度,同时保证效果尽量不改变。这时发出的声音可能偶而会有黑嗓的感觉,应该抓住那些瞬间体会要点。嘴成“一”字型也有助于效果的体现,所谓“一”字型就是先将嘴闭上,两嘴角分别往两边张,之后微张嘴的口型。现在的发声应该尽量和Mayhem主唱的声音靠齐。用胸腔的气,这样会很有力。换气时要快,呼气要慢,呼气的快慢决定了一口气能唱多长的歌词。一口气就唱一句歌词,这样会有轻重音的体现,具体平均到一个字用多少气同样可以用舌根缩紧的程度来控制。这一步需要大量的练习,有兴趣可以把日常用语也运用这个发声法,这很能锻炼气息控制与轻重音。不过不要跟所有人都这么说话啊!●另外练习当中不要喝水,这样对嗓子不利。

10,第9步练习后就可以发展自己的特色了。具体方法因人而异,大家可以自己实验。改变口型和声袋的震动频率都可以有不同效果。具体的提高体现在一口气的长度以及灵活控制声袋震动频率的程度。

展开全部1。如平时你的嗓音太细的线分钟。用尽全力的那种喊法和吼法。如果觉得干吼没劲,可以假设自己处在一个愤怒的情景中,需要大吼骂人来壮胆泄愤。

2。可以学习参考唐朝、黑豹的一些老歌,如梦回唐朝、无地自容等。没有特别的技巧,模仿而已。

4。如果同时能做到大量吸烟、喝烈酒不是啤酒,同时猛吃辛辣食品:辣椒、葱蒜等的话,那么恭喜你,嗓子喊破,从而出山的特训时间就可以大大减少了。

如此这般,把这四项都能完美的坚持下来的线周,你的嗓子就可以从美声变成死亡金属。

展开全部最早的死亡金属音乐各自都在地下征战,因此形成了彼此之间强烈差异的地域性色彩,后面有一些地区也由于演奏技法的传统习惯、当地大公司、能力超人的乐队/个人对于本地音乐圈的影响,一些分支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点。现今,音乐文化比较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比如美国、瑞典、芬兰、法国、德国… 等地的本土死亡金属音乐已经非常多元化,各种文化流派水乳交融,因此你就不难看出我们列举乐队时也只谈那里风格比较集中的时期。

80年代末期,佛罗里达死亡金属正以巨大的能量撼动着整个美国的死亡金属界,因为在那时候,这里的乐队正是彻底突破了旧式重金属的束缚。那里集中了全世界最好的死亡金属唱片公司Roadrunner、Earache、Nuclear Blast American、Relapse、Pavement,以及优秀的录音师Morrisound Studio 的Scott Burns和Jim Morris。于是大量的极端金属乐队也都集中在这里。1989年OBITUARY的一张“Slowly We Rot”一炮打响,同时也造就了一位在此之前尚未出名的制作人Scott Burns。DEICICDE的“Deicide”、MASSACRE的“From Beyond”、MORBID ANGEL的“Altar Of Madness”、OBITUARY的“Cause Of Death”、DEATH的“Spirital Healings”和“Human”以及AUTOPSY的“Severed Survival”都是这个时代杰作。当然还有CANNIBAL COPRSE,由于他们鲜明的封面和骇人听闻的音乐,使得他们与其他乐队显得格格不入,而很少有人把他们当作一支真正的佛罗里达乐队看待。Morrisound录音棚当时给一大批乐队录音,但是显然他们的音色处理和结构编配都太类似了,这给90年代中期的一些乐队带来了无穷的后患。死亡开始变得很形式化,一切有关死亡的线年里都块被玩烂了。最终导致93年以后大批的死亡乐队的死亡。不过时至今日那些佛罗里达的早期唱片又成了收藏者追逐的对象。1989年是死亡金属正式浮出水面,从地下走向主流的年代。原先遭到封杀的乐队忽然间变成了媒介的老朋友,各路大小公司急忙拉拢乐队,跑马占地,瓜分市场。这也许就是死亡金属的开始。死亡也就是在这个阶段形成独立金属流派,佛罗里达的乐队贡献巨大,他们彻底脱离了与Thrash Metal(当时也很极端的类型)的混合,自成体系。

虽然瑞典是一个人口不多的国家,但是由于他们的经济发达,且年轻人的创造力和当地音乐产业格外的融洽,于是那里的的音乐工业产业特别发达。众所周知,70年代开始这个北欧国家就有很多著名的流行乐队响誉世界。90年代初期瑞典诞生了一大批死亡金属乐队,最有影响力的乐队是GRAVE、NIHILIST、ENTOMBED、DISMEMBER、CARNAGE。尤其时ENTOMBED和DISMEMBER,这些乐手又独立创建了一大批优秀的乐队。(其中之一就有以执着和坚定死亡气质取胜的UNLEASHED领队Johnny Hedlund。)大家可能不清楚的是先有的DISMEMBER,解散后才组建的CARNAGE,录制完被追封为瑞典死亡里程碑的专辑“Dark Recollections”[现被Earache再版],就又解散并重建了DISMEMBER。但真正打响瑞典死亡第一炮的是ENTOMBED的首张专辑“Left Hand Path”。这张专辑也给制作人Tomas Skogsberg和他的Sunlight录音棚带来了响誉世界的名声。挪威的DARKTHRONE、芬兰的AMORPHIS都来专门找他录音。虽然后来人评说这位“欧洲的Scott Burns”经常把自己研制的Sunlight之音强压在经他制作的乐队身上。但如果你留意当时出自于Skogsberg之手的作品的话,其实表面上感觉是有点统一模式的意思(就连DARKTHRONE让他录完以后都有点死亡的感觉)。当时的条件和技术都很有局限,而且的确当时也有不少著名的唱片从他手中诞生。和美国一样,瑞典的优秀录音师对于当地死亡的发展功不可末的。正是由于瑞典死亡很早就拥有了象Tomas Skogsberg、Dan Swano和Peter Tagtgren这样的对死亡金属有深刻领悟的优秀录音师,由于他们自己的录音室和自己的一些乐队,于是瑞典的地下金属音乐圈乐队显得格外鲜明。

这个历来有摇滚/金属传统[Beat、Rock、Heavy Metal、Punk、NWOBHM]的发源圣土当然在死亡金属领域也有它不可缺少的一席之地。除了那里发达的文化和经济环境,可能是因为岛屿国家的发展都有点于世隔离的感觉的原因,不列颠的死亡乐队多少都有点相同的味道,背景之一是这个并不大的圈子本身近亲繁殖的现象就很严重。早期的大多极端乐队都跟NAPALM DEATH有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原本出身于核类家族的NAPALM DEATH在90年左右突然转向死亡金属,代表性作品有“Harmony Corruption”,由Scott Burns一手录制的。CARCASS同样在这个阶段也开始由碾核音乐转向死亡金属。但这两个乐队在1993~1995年死亡金属开始衰退后就陆续变化到另一个领域。惟独BENEDICTION和BOLT THROWER是死亡山峰上为数不多的常青树。英国浪漫主义色彩大期渲染下的MY DYING BRIDE、PARADISE LOST将死亡金属中不多的气氛渲染和氛围营造扩散到整个音乐中,这类英国乐队也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

瑞典的死亡金属还开展的如火如荼,由于瑞典人精湛的技术和对于旋律的偏爱(瑞典乐队把这解释为对于过去死亡金属的突破),他们开始了一个旋律、力度、技术并重的新流派,这一现象被称为New Wave Of Swedish Death Metal。开拓这个领域的第一人应该是瑞典的GROTESQUE/AT THE GATES,和DARK TRANQUILLITY等乐队,他们首先把死亡音乐、80年代重金属和弦和北欧民谣的旋律相结合。瑞典死亡金属新浪潮所以也通常被称为旋律死亡,因为它的经典之处就在于对带有攻击性的敲击式和弦作出的旋律化处理。早在90年代初还有像UNANIMATED、DISSECTION这样的乐队在搞这个新派瑞典死亡,但到了96年左右这个风格才能占据主宰死亡新潮流的地位。忽然间一大堆新乐队一哄而上:SACRILEGE、THE THORN OF CROWN、SOILWORK等就是这个年代涌现的新军。与之前的瑞典死亡不同的是这些乐队的录音室很集中,大多都是在瑞典的Gothenbourg录制的,所以此类音乐在得到NWOSDM的正式名称之前,它的最普遍的叫法就是“哥登堡之声”,而且现在很多其他国家的乐队搞这种风格,也被媒体统称“哥登堡之声”。这其中有几个常见的原先乐手出身的制作人Frederik Nordstam (AT THE GATES),Peter Tagren (HYPOCRISY、PAIN、THE ABYSS),Dan Swano (EDGE OF SANITY、INFESTDEAD、BLOODBATH等)。NWOSDM 严格的讲不完全是死亡金属的成份,他们由于都有精湛的技术和长时间的音乐旅程,因此他们融合最现代最根源的手法,形成了那里独特的风格。可能是因为当时的黑金很时髦,也可能是很适合旋律化的极端金属,于是这此乐队大多都采用AT THE GATES 式的高腔撕喉死亡唱腔,这与原先的佛罗里达式或老瑞典死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然NWOSDM的正式流行期(唱片公司们的主打期)只有两年左右,但这个如今已经固定的风格是金属史上的一块辉煌的里程碑。它最大的功劳是让死不开眼的死亡乐迷们也开始接受其它音乐或混合死亡乐类,给曾走进绝路的死亡金属音乐开拓的一条新思路,开辟了一片无限的前景 – 原来死亡还能有如此的兼容性。

90年代中期,死亡金属开始衰落,大部分守旧的死亡金属乐队都开始走下坡路,转型、解散。死亡由资本主义的产物在向发展中国家的新转变。除了东欧,以巴西和墨西哥为首的南美地区在死亡方面发展也非常活跃。若说SEPULTURA是第一代巴西极端金属的话,那么有些人对KRISUN、REBELLION、ABHORRENCE这样的乐队统称为NWOBM [巴西金属新浪潮]。NWOBM最大的特点就是给人的感觉更快、更乱、更慌,鼓手的超高速打击让人对巴西的鼓手格外关注。刮风式的速度金属基础、死亡/黑暗金属和弦再加上碾核般高速鼓点。最开始这种音乐类型是被归为其他音乐类型之中,而不引人注目,但是越来越多的这类乐队陆续和各个公司签约,发行专辑,他们的速度也随着录音质量的提高和大公司的推广而越来越被人关注。最后大家发现,这些超乎常人的速度疯子竟然全都来自一个国家 – 巴西。

实际上还有很多更细区别更微小的,或者说一些形容更具体的类别也常常在各种国外的介绍或者碟评里面见到,这里就不再列举,我们只是挑一些比较重要,而且比较通行的类别来举例。此外,在一些类别的举例中你会发现很多带有双重身份的乐队,实际上有些复合型乐队任何人都不可能给出一个权威的定义,每个优秀的乐队都仅只是他自己本身。

这其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分支或流派。所提到的乐队各自风格区别很大。但他们都是很执着,带有怀旧色彩的老乐队。主音/节奏吉他、贝司、鼓和低吼主唱的标准阵容,双踩轮踏,连贯的旋律/节拍,节奏与轮拨相交的下调半度老套和弦,干净利索的编排,速度不快不慢,也不搞什么灵机一动的小花活,显示自己的创意编配。多年来规规矩矩的标准低吼死亡传统是此类乐队鲜明标志。

把80年代末的普通死亡的节拍和和弦变化速度降慢,基本上就是慢死亡了。AUTOPSY和ASPHYX是这方面的先驱。不快不慢的OBITUARY也经常被称为慢死亡,可能是他们给听众的一种慢的感觉。他们和Doom Death 不同的是在于他们的歌词更多的是死亡的暴力和血腥。而且他们时时会有神经质般的突然提速,恢复到死亡金属的本来面目。也要说明所谓慢死亡并非单一是指速度明显缓慢的死亡乐队,它也不是一种固定的风格。这类乐队只存在于早期的根源性乐队中,现在已经非常少见了。

死亡本身就来自于80年代末的敲击潮流,最起码在很大的程度上受到了敲击的影响。直到佛罗里达式死亡和瑞典死亡的出现,死亡才得到了完全脱离敲击阴影的发展。所以从始至终敲击一直也是死亡的一个主要元素。上一篇已经提到过,80年代中旬到下旬有很多人认为美国的SLAYER和POSSESSED,德国的KREATOR和SODOM等敲击界的先锋也是死亡乐队。90年代初还有很多乐队都有双重的特征和身份,如SUFFOCATION,SADUS,SEPULTURA,瑞典MESHUGGAH等。 采用敲击式和弦的纯死亡乐队也很多,如MESSIAH、PESTILENCE,瑞典UNAMITATED,早期的VADER或甚至于早期的DEICIDE。敲击金属是金属发展史上最为辉煌的流派之一,它的魅力和力量至今还是许多金属乐队创作的源泉。死亡和黑金的起源。可以说死亡摇滚,瑞典死亡新浪潮,新金属… 它们的发展都离不开敲击的成份。在死亡93年左右开始走进萧条期的时候,很多像瑞士MESSIAH,荷兰PESTILENCE,德国MORGOTH,法国MASSACRA等原本就有敲击根基的死亡乐队又开始在敲击起点寻求新的出路。很多90年代中旬开始逐渐顶风而上的乐队干脆就以敲击死亡方式面对听众:德国POSTMORTEM,捷克KRABATHOR,荷兰OCCULT,意大利SADIST 等。从2000年开始,各种80年代的流派又迎来了它们的复苏时代。早就解散了的敲击老炮如德国DESTRUCTION和PARADOX等又纷纷重新组建起来。敲击新秀们如捷克的HYPNOSIA也能享受到更好的市场条件。那到底什么是死亡敲击呢? 原来的概念是:死亡低喉,双地鼓死亡节奏,下调半度的吉它音色在加上有敲击特征的节奏感和弦处理。现在的极端金属五花八门,如果你觉得那个死亡乐队听起来有敲击的感觉就是敲击死亡。

死亡金属和黑暗金属两者之间本来就是盘根错节,相互包容又相互对立。黑暗金属在80年代并不是独立的金属流派,那些主张Black的乐队并没有这样单独的称呼,而是被统称为Death,相当多的早期启蒙性乐队是由死亡金属向黑暗金属乐队过度的。他们和死亡金属一样,根基在于80年代初期的第一批“极端”分子 – “本是同根生”。BATHORY作为资格最老的代表至今还一再强调自己早期的死亡金属身份。DARKTHRONE、EMPEROR、IMMORTAL这样的挪威黑暗金属的创始人原先玩耍的小曲用今天的金属观来看虽然还是黑暗金属,但在80年代末,这种音乐被统称为死亡。MAYHEM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首先提出了与死亡的决裂[见下文关于黑暗金属的相关概念],92年挪威黑金的理念更加明确,才把这些乐忠于反基督题材的地下群体分解成黑暗金属和撒旦/异教死亡金属两种。

跟敲击死亡类似,黑死亡也是死亡最早的一副面孔。所谓黑暗是因为当时黑暗金属与死亡金属并没有分彼此,而死亡最早的内涵有一大部分是黑暗金属的主体:撒旦主义。[也见撒旦死亡]。如果说敲击死亡是死亡乐队玩敲击的话,那黑暗死亡就是死亡乐队在玩黑暗。如果你对比一下我在敲击死亡、黑暗死亡和撒旦死亡所列出的乐队你就会发现它们的相同之处。早期的黑暗感觉就是BATHORY很地下,很车库的粗糙录音加上技巧并不高超,但比死亡还死板、执着的演奏方式(我的意思是指演好几首下来都不带换节奏的那种直愣愣的感觉,就好像你在面对一个精神不定的暴徒,根本与他无法取得任何形式上的沟通一样。)再说回过头来看80年代中下旬的死亡,谁也说不清除,到底死亡与黑暗的区别在于何处。论乐队而言,哪也只能凭感觉判断它是否更偏于死亡还是黑暗。到了90年代黑暗金属也终于挣脱了死亡金属影响,奋斗出一片属于自己的阵地。黑暗金属的特征由此也变得更加鲜明。所以说如今的黑暗死亡应该是受到黑暗金属影响的死亡乐队。

死亡金属的发展从一开始就跟撒旦主义有密切的联系。可以说从CELTIC FROST到POSSESSED,这些早期的死亡先锋们都是撒旦死亡。因为他们的一切,无论是歌词、乐队形象还是音乐本身的特征都是围绕着撒旦主义。在一支撒旦死亡乐队的曲目里你不会听到妩媚浪漫的曲调的。当然瑞典NECROPHOBIC或HYPOCRISY为了缓解积累起来的紧张气氛偶尔也会洒入一些清弹片段或键盘效果,但这些都是掌握音乐走向的手法而并非音乐的主题。撒旦死亡的特征是连贯快结的双踩,直来直闯的节奏,满天飞轮拨和弦,给你一种乌云悬挂,永无安宁的感觉。最为突出的就是音乐里无时不在的邪恶和悬念感。其实创作这样的音乐气氛对大多撒旦死亡乐队来说要比传播崇拜撒旦的话题更重要。 实际上是以此贬低基督,发泄对社会的不满。大多撒旦死亡乐队在采访中都会说明自己不是撒旦主义信奉者。这可能就是黑暗金属与撒旦死亡最大的区别吧。

在美国很早就有一批乐队把技术死亡爵士化,当时的死亡还是归为一种非常实验和前卫色彩的暴力音乐,于是有一批爵士音乐爱好者也投身其中。当初获得好评的有ATHEIST、CYNIC和FOCUS。但到了94年死亡开始衰退的时候有一大批乐队走头无路,很茫然的发展把某些乐队如DISHARMONY ORCHESTRA和DARK MILLENNIUM忽然推进了激进死亡的行列里,但这些变化让乐迷们觉得很莫名其妙。在美国最终激进死亡成为了许多杰出死亡乐队的坟墓。欧洲最早尝试融合各种风格的要算是Dan的EDGE OF SANITY,他将各种音乐元素和死亡金属结合的Crimson也成为乐评追捧的对象。还有CARCASS也是很早将各种“出格”的技术和编曲和已经模式化的死亡结合,现在看来也非常的前卫。90年代后期,人们对于音色、设备、编程等概念的处理已经和以前有了巨大的变化,也更游刃有余,于是产生了LUX OCCULCA、HOLLENTHEN这样非常具有实验色彩的死亡金属,也被人们规划为前卫死亡金属的类别。不断还有新乐队继续把死亡金属作为一种音乐形式进一步来分解、研究、尝试新的手法并最终得到认可。随着死亡金属的发展,现在的界限概念已经变得很模糊。

对于那些更疯狂的乐迷来说,早前的死亡金属已经不能满足,而且那些旋律和氛围段落都是糟粕,他们喜欢更硬朗的声音。因此死亡的发展变得越来越生猛残酷。这个行列里最早的代言人是靠极端封面艺术起家的CANNIBAL CORPSE,虽然那时他们总给你一种哗众取宠的感觉,但是时间证明经过多年的磨练他们已经变成了在方方面面都非常杰出大牌乐队。90年代初期的死亡走向很多,讲究的是创新,演奏技巧。大多死亡乐队不愿搞单纯的残酷死亡,觉得这没水平。虽然现在已经有死亡乐迷觉得这些老乐队都不过瘾了,SINISTER和HYPOCRISY在现在的死亡乐迷眼里已经不是那么残酷的乐队了,但时代不同,概念也就不同,他们在当时就是现在的DISGORGE和DEEDS OF FLESH。虽说残酷死亡不是真正的流派或分支,但随着不断的乐队往这个方向的努力,到了新千年新一轮的残酷死亡潮流似乎是挽救死亡帝国的唯一希望。

终于熬到97以后,死亡金属重见天日。其实这个潮流是传统残酷死亡(SINISTER、CANNIBAL CORPSE等)向 New School 靠近的一种新演绎,越来越多的歌迷喜欢这种东西。美国死亡的主宰地区由佛罗里达北移到了纽约和芝加哥。而远在欧洲的残酷死亡根据地却从瑞典、荷兰东进到东欧地区,一片刚刚从政治变化带来的经济瘫痪走出困境的土地。波兰和捷克等原社会主义国家近些年在死亡/碾核的发展真的相当宏大。近几年的录音技术和器材设备降低了门槛,地下文化传播的速度确比90年代初有了很大的提高,再加上进些年金属乐多元化的发展,对残酷死亡进行新包装的驱使不可阻挡。很多乐队在这种大环境下慢慢崛起,纽约的DYING FETUS98年的“Killing on Adrenaline”,CANNIBAL CORPSE的“Gallery of Suicide”和“Bloodthirst”专辑,以及美国DISGORE和DEEDS OF FLESH、DEVOURMETN、BRODEQUIN等地下先锋借此东风也着实火了一把。采用古埃及音乐元素衬托具有邪恶感的残酷死亡让人记住了NILE乐队的大名。有多年积累的INCANTATION和DECEASE通过唱片公司的新打造同样得到了乐迷们的好感。对传统金属流派进行新包装的成功也给了其它金属门派的掌门人们新的启发,曾经很不景气的传统金属市场也以此渠道达到了辉煌的复苏高潮。但新残酷并不仅仅是新的包装,结合 Nu-Metal的音响效果和硬核/碾核乐不可驾驭的野性,再加上沉淀多年的老乐手们自身高超的乐理积累,新残酷确实是在老残酷死亡根基上的一个完善的再发展。但各大小相关唱片公司又一次看到了不可多得的商机。新出来的乐队或专辑又开始比着赛着看谁更狠毒更生猛,于是到了2001年却有点走形了,残酷死亡开始向更血腥暴力过渡,直刺碾核领地。看看残酷概念还能极端到何等地步…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nanningzk.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Next Post

SLi炉石传说线下总决赛首夜 天谴之人Zalae的救赎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首先要明确的是黑嗓 […]

Subscribe US Now